安陆新闻网 > 美食 > 同桌的你?不,是同桌的你们

同桌的你?不,是同桌的你们
2019-07-09 13:40:23   

本人姓杨名文悦,芳龄十二,学生生涯已七年有余。这七年里最难忘的,自然就是同桌了。

我的第一任同桌是我的表姐,名叫张欣悦。表姐可厉害啦!每次考试都稳坐年级前十。其实吧,我本来不应该和她做同桌的,但是,大人有时候就是喜欢做些无聊的事。本着“反正你在二班是一个人坐正好一班有你表姐学习也不错还是你表姐你就过去和她坐吧”的原则,我从学前二班转到了学前一班。

而后我就发现表姐确实是个好同桌:虽然她总是沉默寡言,但每次下课我出去疯玩傻闹的时候,表姐总是呆在班上,帮我拿下一节课要用的书,要准备好的文具;放学之后总是帮我把小板凳放课桌上架架好……等等等等。顿时我觉得,真是好幸运啊~只不过,我很不能理解为什么书包里会莫名出现那么多纸包的“饺子”。

就这么持续到一年级。

一年级时,我们的班主任、数学老师陶翠云,是个大胖子,但是不得不承认她的脸还是很漂亮的。她的嗓门很大,生意很脆,脾气很坏,而且很严肃。因为她认为,我们两个坐在一起绝对会上课讲话,于是就把我和表姐调开了,换了个人来和我坐。

换的人依旧是女孩子,叫洪叶。她总是一副趾高气昂的模样。我很讨厌她。不过好在,二年级时老师就把我们调开了。

第三任同桌叫陶振宇,是个皮肤黝黑,学习很好的男生。我喜欢叫他“黑巧克力球”,称前面哪位崔孝天为“白巧克力球”。陶振宇上课总是喜欢用他的腿夹着我的脚晃来晃去的。妈妈知道后,告诉了老师。于是我有被调去前面和“白巧克力球”同座。

我一坐过去,“白巧克力球”就问我:“你不会和陶奇一样踢我吧?”见我摇了摇头白巧克力球一副放心的模样。白巧克力球总是喜欢调侃我,或者经常对我说一些貌似很深奥的话。嘛,反正我听不懂就是了。

有一次,同班的张思源问我:“唉,杨文悦,你有没有因为你的同桌觉得很幸福啊?”我好奇,挑眉问:“幸福?幸福什么?”“你的同桌是班上第一帅哥唉!”张思源说。我无语了:“我讨厌他还来不及!”我是说真话,这货总是拿着他的眼镜在我面前显摆。哼,戴上眼镜了不起啊!

后来,四年级时崔孝天转走了,又转来了一个徐鑫。于是他就理所当然的成了我的新同桌。我对这位新同学很好奇,主动问道:“同学,你叫什么名字啊?”“徐鑫。”他道,“你呢?你又叫什么名字?”“噗!!”我忍不住笑出声来。有没有搞错?许仙?哈哈,这个名字实在太喜感了。而可怜的徐鑫同学好像还不知道我在笑什么。从此以后我就叫他“许仙”了,而同学们也跟着我叫,并且还会问:“许仙,你家白娘子哪儿去了?”并且因为他的声音很“娘”,所以又光荣的获得了“娘娘腔”的称号。

再后来,不知道也忘了是什么原因,我和徐鑫有被调开了。同桌又变成了一个有点邋遢的男生,名叫陶宇军。这第n任同桌就这么从四年级一直陪我到了六年级。有时候,我会有一种他是我秘书的错觉。因为我是语文组长,组长是要批改全组组员的作业的。有时候我自己还没有改,他就把我的作业拿去替他们改了,又是还会请求让男生去他那里背书,来的比我早还会帮我收作业,顺带检查一下,不合格的呢,就像我这个“长官”报告。我呢,倒也乐得个清闲。

陶宇军这家伙,有一次脑洞大开,在一张纸上写写画画了半天,然后拿来给我看,说是想要做“欢乐清朝”,请我来编写。这么有趣的事情,哪里有不做之理?于是我很爽快的答应下来并且付诸行动,写了很多故事。故事里面的角色都是由班级里的人饰演,课件我们就经常会拿着剧本开演,好不快乐。

嘛~就是这样了,以上,就是我的同桌们。和他们的回忆很美好,我很高兴可以遇见他们这群朋友。

同桌们,多年后,你们还会记得我么?反正,我是不会忘的哦。

初一:杨文悦


相关阅读:
和记娱乐 www.yndysy.com
热点推荐
今日点击排行